Feeds:
文章
迴響

Posts Tagged ‘共產主義’

Lenin: The State and Revolution! (6)

 

The State and Revolution 1917! P6:
(網友提供; 如有錯誤, 請原諒!)

Let us being with the most popular of
Engels’ works,

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 State,

the sixth edition of which
was published in Stuttgart as far back as 1894.

We have to translate the quotations
from the German originals,

as the Russian translations,
while very numerous,

are for the most part either incomplete
or very unsatisfactory.

Summing up his historical analysis,
Engels says:

The state is, therefore, by no means
a power forced on society from without;

just as little is it “the reality of the ethical idea",

“the image and reality of reason",
as Hegel maintains. Rather,

it is a product of society at
a certain stage of development;

it is the admission that this society
has become entangled in
an insoluble contradiction with itself,

that it has split into
irreconcilable antagonisms which
it is powerless to dispel.

But in order that these antagonisms,

these classes with conflicting
economic interests,

might not consume themselves
and society in fruitless struggle,

it became necessary to have a power,
seemingly standing above society,

that would alleviate the conflict
and keep it within the bounds of “order";

and this power, arisen out of society
but placing itself above it,

and alienating itself more and more from it,
is the state." (Pp.177-78, sixth edition)

http://leonew36.wordpress.com/

http://leonew63.wordpress.com/

http://www.facebook.com/new.age.revolution

廣告

Read Full Post »

Engels, 恩格斯: 家庭, 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 (21)

 

家庭, 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 P21: (作品輯錄)

2) 野蠻時代, 低級階段!

從學會制陶術開始… 可以證明,
在許多地方, 也許是在一切地方,

陶器的製造都是由於在編制的
或木制的容器上塗上粘土使之能夠耐火而產生的!

在這樣做時, 人們不久便發現,
成型的粘土不要內部的容器, 同樣可以使用!

在此以前, 我們可以很一般地把發展過程
看作適用於一定時期的一切民族,

不管他們所生活的地域如何!

但是, 隨著野蠻時代的到來, 我們達到了這樣一個階段;
這時兩大陸的自然條件上的差異, 就有了意義!

野蠻時代的特有的標誌,
是動物的馴養、繁殖和植物的種植!

東大陸, 即所謂舊大陸, 差不多有著一切
適於馴養的動物和除一種以外一切適於種植的穀物;

而西大陸, 即美洲, 在一切適於馴養的哺乳動物中,
只有羊駝一種, 並且只是在南部某些地方才有;

而在一切可種植的穀物中,
也只有一種, 但是最好的一種, 即玉蜀黍!

由於自然條件的這種差異, 兩個半球上的居民,

從此以後, 便各自循著自己獨特的道路發展,
而表示各個階段的界標在兩個半球也就各不相同了!

野蠻時代, 中級階段!

在東大陸, 是從馴養家畜開始;

在西大陸, 是從靠灌溉之助栽培食用植物
以及在建築上使用土坯(即用陽光曬乾的磚)和石頭開始!

我們先從西大陸說起, 因為在這裏;

在被歐洲人征服以前,
不論什麼地方, 都還沒有越過這個階段!

處於野蠻時代低級階段的印第安人
(凡是在密西西比河以東看到的都屬於這種印第安人),

到他們被發現的時候,
已經知道在園圃裏種植玉蜀黍、

可能還有南瓜、甜瓜及其他園圃植物的某種方法,
這些東西構成他們食物的極為重要的部分;

他們住在木造的房子裏, 村落用木柵圍起來!

西北各部落, 特別是住在哥倫比亞河流域的各部落,
尚處於蒙昧時代高級階段, 他們既不知道制陶術,

也不知道任何植物的種植!

http://leonew36.wordpress.com/

http://leonew63.wordpress.com/

http://www.facebook.com/new.age.revolution

Read Full Post »

恩格斯: 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 (6)

 

費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 P6: (作品輯錄)

我們在這裏沒有必要去研究
這種看法是否完全跟自然科學的現狀相符合的問題,

自然科學預言了地球本身的可能的末日
和它的可居性的相當確實的末日!

從而承認, 人類歷史不僅有上升的過程,
而且也有下降的過程…

無論如何,
我們現在距離社會歷史開始下降的轉捩點還相當遠,

我們也不能要求黑格爾哲學去研究
當時還根本沒有被自然科學提到日程上來的問題!

但是這裏必須指出一點:
黑格爾並沒有這樣清楚地作出如上的闡述!

這是他的方法必然要得出的結論,
但是他本人從來沒有這樣明確地作出這個結論!

原因很簡單, 因為他不得不去建立一個體系,
而按照傳統的要求,

哲學體系是一定要以某種絕對真理來完成的!

所以, 黑格爾, 特別是在《邏輯學》中;

雖然如此強調
這種永恆真理不過是邏輯的或歷史的過程本身,

但是他還是發現他自己不得不給這個過程一個終點,
因為他總是在某個地方結束他的體系!

在《邏輯學》中,
他可以再把這個終點變成起點;

因為在這裏, 終點, 即絕對觀念…

其所以是絕對的,
只是因為他關於這個觀念絕對說不出什麼來,

使自己"外化"(即轉化)為自然界,
然後在精神中, 即在思維中和在歷史中, 再返回到自身!

但是要在全部哲學的終點上這樣返回到起點;

只有一條路可走,
即把歷史的終點設想成這樣:

人類將達到正是對這個絕對觀念的認識,
並宣佈對絕對觀念的這種認識已經在黑格爾的哲學中達到了!

但是這樣一來,
黑格爾體系的全部教條內容就被宣佈為絕對真理;

這同他那消除一切教條東西的辯證方法是矛盾的;

這樣一來,
革命的方面就被過分茂密的保守的方面所悶死!

http://leonew36.wordpress.com/

http://leonew63.wordpress.com/

http://www.facebook.com/new.age.revolution

Read Full Post »

Marx: 為人類工作; 馬克思生活記述! (9)

 

為人類工作; 馬克思生活記述 P9: (作品輯錄)

Engels, 恩格斯:
為人類工作, 鬥爭是他得心應手的事情!

馬克思晚上常到"博士俱樂部"去,
這是一個青年黑格爾派的交誼性組織!

大學講師布魯諾·鮑威爾和
教員弗裏德里希·科本正在那兒主持講演!

這個博士俱樂部是一個青年的反對派的知識份子團體;
它的幾次討論會已經在城裏引起了一些轟動!

雖然人們也認為, 正如他們自己所申明的那樣,

這還不是最後總結的智慧,
可是科學家、公務人員、商人和醫生都同情青年黑格爾派!

當馬克思被引進來的時候,
人們首先對他懷有異樣的感覺!

他們起初以為,
這位青年大學生在爭論中恐怕不會有特別的見解!

但是第一次辯論表明,
馬克思很熟諳黑格爾和他的哲學!

在他說話之前, 他大多數都站起來,
在室內踱幾步, 沉思地把他的食指按在唇邊!

一天晚上, 他的腦子裏浮現了一種思想,
幾年之後, 他把這種思想作為序言寫進了他的博士論文:

只要還有一滴血在哲學的、征服世界的,
絕對自由的心臟中跳動著,

哲學就永遠會像"伊壁鳩魯"那樣向著它的反對者喝道:

那擯棄庸眾所信的神靈的人, 不是不敬神靈的人;
那附和庸眾關於神靈的意見的人, 才是不敬神靈的人!

他激昂地說出了他剛才所想的話,
布魯諾·鮑威爾報以熱烈的掌聲!

弗裏德里希·科本被青年馬克思的知識和鬥爭勇氣所感動,
微笑地說: 這才是從自己心中說出來的!

一天晚上, 在一次激動的談話之後,
馬克思寫了一封信給他的父親,

並且告訴他博士俱樂部的事情和它的目的…

這裏在爭論中公開了很多對立的意見,
並且我總是緊緊地釘住現代世界哲學!

時鐘已經打兩點, 房間裏一片寂靜,
只有那古老的調節時間的鐘擺在滴答滴答地響著!

馬克思用他的難於朗讀的文章報告他的文學造詣!

學期末, 我又找到了牟塞的舞蹈和沙提爾的音樂,
在我寄給您的那最後一本裏, 通過不自然的幽默…

通過失敗的、幻想的戲劇表現了唯心主義,
通過這些直到最後他完全突然變化,

並且轉為純粹的造形藝術,
而絕大部分沒有令人鼓舞的目的, 沒有奮發的思路!

但是, 直到看了最近寫的這些詩,
才突然像叫魔杖打了一下似的, 唉…

這一擊在起初真是毀滅性的…

一個直正的詩歌的王國像遙遠的仙宮一樣
在我面前閃現了一下, 而我所創作的一切全都化為灰燼了!

http://leonew36.wordpress.com/

http://leonew63.wordpress.com/

http://www.facebook.com/new.age.revolution

Read Full Post »

Frederick Engels: 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 State! (11)

 

The Origin of the Family! P11: (網友提供; 如有錯誤, 請原諒!)

As exogamy and polyandry
are referable to one and the same cause

a want of balance between the sexes

we are forced to regard
all the exogamous races
as having originally been polyandrous…

Therefore we must hold
it to be beyond dispute

that among exogamous
races the first system of kinship

was that which recognized
blood-ties through mothers only.

(McLennan, Studies in Ancient History,
1886. Primitive Marriage, p. 124)

It is McLennan’s merit to have directed
attention to the general occurrence
and great importance of what he calls exogamy.

He did not by any means discover
the existence of exogamous groups;

still less did he understand them.

Besides the early,
scattered notes of many observers
(these were McLennan’s sources),

Latham (Descriptive Ethnology, 1859)
had given a detailed and accurate description of
this institution among the Indian Magars,

and had said that it was very widespread
and occurred in all parts of the world

a passage which McLennan himself cites.

http://leonew36.wordpress.com/

http://leonew63.wordpress.com/

http://www.facebook.com/new.age.revolution

Read Full Post »

Communism, 恩格斯: 共產主義原理! (2)

 

共產主義原理 P2: (作品輯錄)

這是因為機器生產的商品要比
工人用不完善的紡車和織布機生產的又便宜又好!

這樣一來,
這些機器就使工業全部落到大資本家手裡,

並且使工人僅有的一點薄產
(工具、織布機等)變得一錢不值,

於是資本家很快就占有了一切,
而工人卻一無所有了!

從此, 在衣料生產方面就實行了工廠制度!

機器和工廠制度一經採用,
這一制度很快就推行到所有其他工業部門,

特別是印花業、
印書業、製陶業和金屬品製造業等部門!

工人之間的分工越來越細,
於是, 從前完成整件工作的工人,

現在只做這件工作的一部份!

這種分工可以使產品生產得更快, 因而也更便宜!

分工把每個工人的活動變成一種非帶簡單的、
老一套的機械操作,

這種操作利用機器不但能夠做得同樣出色,
甚至還要好得多!

因此, 所有這些工業部門都像紡紗和織布業一樣,

一個跟著一個全都受到了蒸汽動力、
機器和工廠制度的支配!

http://leonew36.wordpress.com/

http://leonew63.wordpress.com/

http://www.facebook.com/new.age.revolution

Read Full Post »

Marxism, 馬克思: 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18)

 

Economic and Philosophical Manuscripts P18: (作品輯錄)

(二) 資本的利潤!

資本的利潤或贏利與工資完全不同!

二者的差別表現在兩個方面:

首先, 資本的利潤完全決定於所使用的資本的價值,
儘管監督和管理的勞動在不同的資本之下可能是一樣的!

其次, 在大工廠,
這方面的勞動完全委託給一個主管人,

這個主管人的薪金同他監督
如何使用的資本並不保持一定的比例

儘管這里的資本所有者的勞動幾乎等於零,
他仍然要求利潤和他的資本保持一定的比例!

為什麼資本家要求利潤和資本之間保持這種比例呢?!

如果資本家從出賣工人生產的產品中,
除了用於補償他預付在工資上的基金所必須的數額以外,

不指望再多得一個余額,
他就不會有興趣雇用這些工人了;

同樣, 如果他的利潤不同所使用的資本成一定的比例,
他就不會有興趣使用較大的資本來代替較小的資本!

因此, 資本家賺得的利潤首先同工資成比例,
其次同預付的原料成比例!

那麼, 利潤和資本的比例是怎樣的呢?!

如果說確定一定地點和一定時間的通常的、
平均的工資額已經很困難,

那麼確定資本的利潤就更困難了!

資本所經營的那些商品的價格的變化,
資本的競爭者和顧客的運氣好壞,

商品在運輸中或在倉庫中可能遇到的許許多多意外事故,
-這一切都造成利潤天天變動, 甚至是時刻變動!

儘管精確地確定資本利潤的數額是不可能的,
但是根據貨幣利息仍可大略知道這個數額!

如果使用貨幣得到的利潤多,
那麼為使用貨幣所付出的利息就多;

如果使用貨幣得到的利潤少,那麼付出的利息也少!

通常的利息率和純利潤率之間應當保持適當的比例,
必然隨著利潤的高低而變化!

在英國, 人們認為, 相當雙倍利息的利潤
就是商人所稱的正當的、適度的、合理的利潤;

這些說法無非就是指通常的普通的利潤!
(斯密, 第1卷)

http://leonew36.wordpress.com/

http://leonew63.wordpress.com/

http://www.facebook.com/new.age.revolution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